鹿乡盛开格桑花‖故乡

黄河文创2018-04-14 14:04:34

HuangHe Creative Writing

黄河文创

与您同行

鹿乡盛开格桑花

文/故乡



我很惊喜,原本这时节只能在川藏高原观赏到的风姿绰约的格桑花,竟然绽放着微笑将我们从西丰县“高速”出口,一直迎到辽北大地上古韵幽静的城子山内。八月的阳光,将道路两旁10余公里连绵不断的格桑花照耀得美丽而挺拔。格桑花在阳光下怒放着,让我蓦然想起歌曲《幸福的格桑花》中几句歌词:“快乐的格桑花在阳光下开放,飞舞的哈达迎着金色的太阳,我穿过云朵的走廊,追寻花朵的天堂……”。

西丰友人王恩明,多次邀请我和家人去他的家乡做客,说那里有中国鹿乡之美誉,全县拥有鹿场1600余个,饲养梅花鹿、马鹿7万多头,尚已形成良种繁育、规模饲养、加工增值、市场营销、社会服务五位一体的产业格局,于今,养鹿还成了当地百姓重要的经济来源之一。盛情难却,我们选了个晴朗周末驾车愉快前往贵地。

西丰”这名字其实是因河水西流,物产丰富而得。但它从前还有个御呼之名“逃鹿”。公元1619年,清太祖努尔哈赤灭叶赫后,将这里封为皇家围场。相传康熙帝曾狩猎于此,射中一鹿,鹿带箭而逃,康熙帝竟脱口而出:“此乃逃鹿也!”遂得名“逃鹿”。御猎造成鹿群锐减,导致自然界生态失恒,官府为讨好皇帝,摊派百姓家养梅花鹿,供皇帝出猎时放逐射杀,给百姓带来灾难和伤害。想不到,数百年后,当地政府普惠百姓饲养家鹿,不意竟成一项夺市产业。

朋友热情好客,午宴地产丰盈,什么香辣鹿肉、活烤柞蚕、松姑烧肉、清炖山鸡、油炸雄蛾、缤纷山菜,应有尽有,满满一桌。午后,朋友引我们向山坡上几间古朴雅致的木屋别墅走去。旅游局的老徐不失时机向我们介绍景区的占地面积、分布,城子山的由来,主峰的海拔等等。望着香木别墅,漫步盘山甬道,撩过身旁绿叶青藤,侧耳山林鸟叫虫鸣,想着今夜小木屋定会充满温馨和甜蜜,我怎有心倾听老徐侃侃而谈,心早已悄然陶醉。

根本用不着人们刻意介绍城子山的古老,只要沿石阶山径而行,深壑丛林中便会一一呈现保存完好的石筑古城墙、蓄水池、泄水门、黄酒馆、点将台,还有唐时高句丽部落西部酋长盖苏文经常穿行的遮天蔽日的跑马道。这些人文景观,无一不是古代将士们抵御外敌入侵的历史见证。还有奇松、怪石、林海、小溪、峰顶奇观,以及罕见的娃娃鱼等自然景观,都会给人惊喜。

越山杨梅最真美,人杰地灵生项里。西丰可谓物华天宝,人杰地灵。古代名著《聊斋志异》的手稿发现于此。奥运冠军孙复明从这里走向世界。友人恩明算是商界奇人,从摆地摊、打零工、干杂活,点滴做起,发展到小有名气的企业家,实属苦尽甘来。善良的他曾因奋不顾身救锅炉爆炸受伤的工人,险些失去生命。

离开静谧的城子山,在高速公路入口处,我们告别友人,也告别长路两边美丽的八瓣格桑花。在藏语中,“格桑”意为好时光,川藏高原的人们对格桑花有一种吉祥的表达,格桑花是生命力最顽强、最普通的花,不管是谁,只要找到了八瓣格桑花,就找了幸福。我相信,我这次不虚此行。


作者简介:故乡 本名顾元明,散文家,1960年生, 现居沈阳。中国散文学会会员,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辽宁省作家协会会员。已在《中国铁路文艺》、《鸭绿江》、《芒种》、《文学少年》、《福建文学》、《散文百家》、《参花》、《边疆文学》、《红豆》、《散文选刊》、《满族文学》、《杂文报》、《辽宁日报》、《沈阳日报》等多家报刊发表散文、随笔、小说40余万字,有多篇散文作品获奖并被收入多部散文集。散文《守望故乡的桃园》获2011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大赛一等奖并入选《全国散文作家精品集》,散文《洒满阳光的村庄》获2014年中外诗歌散文邀请赛一等奖,散文《寻找苇塘》获2015年度中国散文年会二等奖,散文《流云飘过索伦杆》获2016年中华文艺全国文学创作大赛散文一等奖。出版散文集《花香有蝶吻》。


点下面链接阅读了解:

《百姓传奇》征文评选公告

关注、留言和赞赏,你需要明白的事儿

投稿须知

请自附题图、插图、封面、宣传语。

请用word,标明体裁、作者简介、联系方式。

赞赏金在刊文一月后全额发给作者。忌一稿多投。

邮箱:huanghewenyou@163.com

编   委

河洛 李幼谦 钟雳 海怡 欣梓

偶尔 五粮 放草 芷菡 

榛子 相茹 小静

 统编:海怡    责编:榛子

长按二维码关注      转载请注明出处

Copyright © 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