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

三线片段

楼主:已阅 时间:2019-01-11 16:49:26

 

几年前,贾樟柯导演的《24城记》在戛纳电影节上获得最佳影片提名。

看过片子后,有人感觉被骗,不知所云。有人则从头哭到尾,影片能触动这些人的原因可以用结尾的一句话来解释——“你消失的一面,足以让我自豪一生。”

《24城记》讲述了420厂(一座从东北迁至四川的飞机军工厂) ——几十年变迁的故事。

曾经的繁华,消失在旧厂房轰然倒塌所扬起的漫天尘土之中,而曾经的荣耀则在拔地而起的高楼大厦之间,成为了史书中的过眼云烟。

这部电影始终在提醒人们德国艺术家安塞姆• 基弗说过的那句话,“我不是怀旧,我是要记得”。


这句话很贴切。

九十年代读研时,我们班一大半同学来自兵工系统。

经年过后,这帮同学人生炯异。

当年同窗几载的同学有的已成了兵总的领导、部级干部,好几个已成了上万人兵工大厂的头。当然有阴必有阳,也有我这样一事无成,惶惶不可终日到处乱窜的丧家之犬。也有更霉的,一个杨姓大哥,多好的人,从不喝酒,恰恰得了肝病,从发现到过世只有短短的三个月。还有一个,九头鸟中的九头鸟,打麻将活活把自已给打累死。

他们都来自兵工系统。


我第一次到这个三线兵工厂,就是杨大哥带我来。那是九十年代中后期,又没高速,跑了好远的路,大山里转晕了头,才到了这个山沟里的大兵工厂。

九十年代已经开革开放,全民经商,而感觉这个山沟里的兵工厂远离时代很多年。放高音喇叭整齐的上下班,厂里就是个封闭的世界,学校、公安、商场应有尽有。住厂里的招待所、吃厂里的食堂,如世外桃园,一切与世隔绝。


这个厂后来搬到了成都,搬迁过后一年,我曾专程又来过这个地,已是人去屋空、荒草蔓长,死一般的寂静。

我还专程去了当年接待我们一个史姓副总的家里。那次和杨大哥来时,史总让人在厂里的小河里打了鱼,专程在家里招待我们。何时人们如潮水般从各地涌进这个山沟、此刻又如潮水般的散去,已是残垣破壁,到处是逃离这个山沟遗弃的家具、盆景和衣服诉说曾经的过往。


这个厂因为在一个风景区的脚下,现在已改成旅游接待用地,有酒店、山寨的古镇,当然也有房地产开发。

再来此地,就像电影里的那句台词:我也不是怀旧。但是,我要记得。





当年的三线企业已改成旅游接待,夸张的红灯笼下已看不到往事的痕迹,太多的游客对这里的过去一无所知。






而这个地方生产时来过、搬迁后来过,改成旅游区来过。前前后后有十几次吧。

“往事不要再提,人生已多风雨”。




“三线建设”。

这个词在20世纪80年代以前,因为保密,是不见于报端的。即使当时的人们说起,也十分神秘。今天的年轻人,更是少有所闻。

 

百度:

“三线建设,指的是自1964年起政府在中国中西部地区的13个省、自治区进行的一场以战备为指导思想的大规模国防、科技、工业和交通基本设施建设。三线建设是中国经济史上一次极大规模的工业迁移过程,发生背景是中苏交恶以及美国在中国东南沿海的攻势。

由于三线地区社会经济落后,导致建设起来的企事业单位在之后很长一段时期内经营发展都极为困难,但是三线建设也为中国中西部地区工业化做出了极大贡献“。

 

 大三线建设是新中国在1964年至1978年间,展开的、延续时间最长、规模最为宏大的一次工业体系建设。简单地说,就是在以四川为中心的广大西南地区建立相对于全国独立的、“小而全”的国民经济体系、工业生产体系、资源能源体系、军工制造体系、交通通讯体系、科技研发体系和战略储备体系。彼时,重庆还是四川一个市。

大三线建设历时1964---1978计14年。国家在主要13个省和自治区的中西部地区投入了2052.68亿元巨资,涉及600多家企、事业单位的重建、搬迁、合并,整个工程规模史无前例。几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民工的建设者,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他们露宿风餐,肩扛人挑,用十几年的艰辛、血汗和生命,建起了星罗棋布的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不代表我的观点)

 



重庆陵川机械厂的女职工合影。国营陵川机械厂(167厂)是1965年三线建设工程之一,南京晨光机器厂(307厂)部分军品项目,内迁至四川省华蓥山脚下的合川县清平镇,正式定名为国营陵川机械厂。实现了当年设计、当年施工、当年搬迁、当年建成、当年投产的建厂目标,受到了国务院的通报表彰,打响了重庆兵器工业基地建设的第一炮。2000年陵川厂迁往成都,留下24万平方米的房屋建筑。

(图片来自网络、没作商业使用,版权归原作者,特此说明,下同)


重庆市綦江区丛林镇海孔洞,是一个高18-35米,宽18米,深210米的天然溶洞。1938年江西南昌飞机厂因抗战迁至此洞,更名为第二飞机制造厂(海孔厂),员工1200余人,1947年迁回南昌,1948年被国民党强令迁往台湾。1965年,山西晋林机械厂因三线建设迁入此洞,主要生产大炮。2003年晋林厂搬迁至四川彭州。此洞成为村民养磨菇、娃娃鱼的养殖场。



1970年代,全国开展全民健身运动,四川重庆通用机器厂组织工人进行群众性体育活动。该厂前身于1925年在上海创建,1937年因抗战内迁至重庆,1952年改为西南工业部207厂,1953年更名为重庆通用机器厂,1962年迁至现址,位于重庆江北区华新村西约4.8公里的玉带山,是全国鼓风机、制冷机重点骨干企业之一。厂区占地23.3万平方米,设有重型金工、鼓风机车间和设计、工艺等科室及研究所。


这片巨大的空地,是曾经拥有万名职工的重庆第三棉纺厂。每过几天,都有一个叫王素芳的80多岁的老工人来这里,面对眼前的一切大哭一场。照片中几位年过古稀的老工人,都在50年前进厂,将一生交给了棉纺厂。重庆国棉三厂在2005年破产改制,与山东如意集团合资。


1966年筹建的国营庆岩机械厂(5027厂),位于重庆南川县文凤乡石峨大队,到1970年7月正式投入生产。建成总投资4153.75万元,总建筑面积9.81万平方米,占地24万平方米。在三线建设中,重庆常规兵器工业基地新建14个兵工厂,南川县就有5个(国营天兴仪表厂、宁江机械厂、庆岩机械厂、红泉仪表厂、红山铸造厂)。1997年,红泉、红山、庆岩三厂搬迁至重庆巴南区渔洞镇(川南布点的10个兵工厂均迁建于此)。



1960年,奋战在成昆铁路建设工地的女民兵们。


当年史总就是在这条河里抓鱼在他家招待我们。

经年过后,物是人非。杨哥死了,史总听说也离开了国企去一个民企打工。

有的人很想念、有的事很怀念。

不是经历过的所有的事,也不是见过所有的人。








天很蓝、鸟儿在歌唱、花也开了。

这些鸟、这些花是当年的那些鸟和花吗?



仔细的找,还能看到往事的影子。




桥还是当年的桥,旁边修了一堆垃圾的山寨建筑,美其名为XX小镇。





当年的一些资料,可以看成是伟光正的决策动,当然也可从中读到另外一些东西。

重要的是要独立思考。


  关于三线建设的评价,一直有较大分歧。官方两届领导给与了肯定。


对于三线建设,当今的评价是毁誉参半,批评它的观点是:这种做法不符合商品经济的规律,投入大产出小,企业分布过于零散,生产效率低下,和外界的交流几乎隔绝,产品单一没有市场竞争力等等。站在商品经济的角度看这些观点是对的,三线建设从某个角度看的确投资效率不高,甚至造成了不小的浪费,建设出来的很多厂矿因不适应改革开放的新气候而破产倒闭,数百万参与三线建设的人员历尽艰辛,为此付出太多。

 

另一种说法:那时中国与世界上两大超级大国——美国苏联的关系都非常紧张,两国都有可能发动对中国的战争,而西南的印度也蠢蠢欲动,东南沿海蒋介石政权也叫嚷着反攻大陆,时常袭扰大陆东南沿海地区。中国作为一个不先进的大国,必须考虑自身的国家安全问题。要防备强大的敌人袭击我人口稠密的发达地区,一举摧毁我军工生产设施,使我国短时间内即丧失抵抗能力。所以,无论是“大三线”还是“小三线”建设,都贯彻了“靠山、分散、隐蔽”的选址原则。为防备打仗,这样的做法是明智的,它使当时的中国有了可以令人信赖的战略后方。



 长期以来,否定或肯定三线建设争论的一个焦点就是,当时是否有战争爆发的较大威胁。否定者从事后战争并未爆发的事实认为,当时估计过于严重了;肯定者则从正是因为作了战备准备,使敌人不敢贸然入侵来进行解释。然而,否定者和肯定者都拿不出事实证据来说明当时战争爆发威胁是有还是没有,以及到什么程度。

 
 关于三线建设的评价,经济效益是一个关键点。由于靠山、分散、进洞的原则,三线企业选址不少在不利生产的地区,加上缺乏论证、上马过急、产品过分为军工服务等问题,造成了严重的浪费,许多企业经济效益低下,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但这种问题是普遍的还是部分的,长期以来,一直没有调研统计后的整体数据定论。否定和肯定三线建设者,都是抽样举例来支持自己的观点。否定者举出甘肃、陕西、贵州等偏僻山区很多企业难以生存、被迫关闭搬迁的事实;肯定者则举出攀枝花钢铁集团、西昌卫星发射中心、成昆铁路等发挥巨大作用的成功例子。显然,靠抽样是无法进行总体评价的。

因此可以说,三线企业的经济效益低下问题是严重的。就经济角度而言,三线建设整体上是不成功的。15年的建设,竟然需要23年的调整改造来善后


我曾去过另外一个浩大的三线工程哈, 816核工程。

当年几万工程兵修了N年,花了七个多亿,合现在两百多个亿吧,修了百分之八十左右停工,一天都没用过,现在部分对游客开放,非常壮观。

去参观时,偶欲当年从东北内迁过来该厂的老工人,一脸自豪的说俺们这个工程是周XX亲批的,老牛了。

我说投了这样多钱,钱从哪来呢?

当然是国家投啊。

国家的钱又从哪儿来呢?

。。。。。。。。(我估计老人家从来没想过这个问题)。

投了这样多的钱一天都没用过,震慑谁呢?再说,真打仗了,别人把你公路一炸,你生产的东西怎样运出去呢?

你们这个东西一天都没用过,这样大的浪费是不是该周XX负责呢?


后来想想,真是不该和一辈子做螺丝丁、老实巴交的老工人扯这个。










当年工厂的宿舍被业主改成了一个酒店。

创意不错,设计一般。

我看到现场有组数剧,具体没记,大体不会错。这个改造一共是5000多平方,花了1500万,每平方3000元左右吧。

依我看,新建这样全框架的几层楼,含水电、门窗一平方不超过550元,本来就没啥景观,算200元一平方吧,装修用了2250元每平方?何况还是改建。

呵呵。






保不保留是态度问题,做的怎样是水平问题。










当年的电影院还在、当年的树木还在,只是当年永远的不在了。


为毛要修这样一堆乏善可陈的山寨垃圾?

怎样算运营的帐你我屁民永远不会知道。这片地加上这个景区都是大爷的公司在运营。



大爷公司的员工下班,腿很粗,生活不错吧。没有对这些小姑娘不敬,开个玩笑。









还有一些,还有一些。



看到这样的东西你会怎样想?

为何旅行要去看别人的我们并未过过的生活,是在这些片段中看到了自己的过去和未来。

一片悲凉。







山寨的古镇丑漏不堪、生意萧索。

大爷的企业是谁的?谁会对不是自己的东西负责呢?

从人性的角度而言,人是自私的,亘古不变。










山上雾海茫茫。

一棵树可一独自生长几十年、一株花草可能只轮回一个世纪,每个生命都是偶然的,微不足道的,但都有他们自己的位置。也正是依靠它们的力量,世界才得以完整,延续。


下山缆车遇到在公司打工的当地大妈,一个月1000块,没有保险。












再看一眼。

就此。

别过。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