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年的野炊

隆回资讯2018-04-20 12:29:39



童年的野炊

文/白马山爱我


金色的十月,田地里的庄稼熟了,到处都是一片丰收的景象。大人们都忙碌着收获自己一年的辛劳和汗水,我们这些放牛娃们也想搞点小动作,为童年生活增添一点色彩。


那天下午,我们七八个小伙伴放学后把牛赶到山上,聚在一起商量,刘强说:“每天都是放牛放牛,这生活也真是太枯燥无味了,大家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搞个什么活动,开心一下?”



刘强是我们这群萝卜头中年纪最大的,还是队长的儿子,俨然就是我们的老大哥。所以刘强一提议,我们一个个就发表起意见来。山子说:“我们一起唱个歌吧!”

 

“你烦不烦啊,每天在学校里都要唱歌,难道你还没唱够吗?”刘强立即反对。

 

“做游戏?”

 

“没新意。”

 

“那你说我们又都没钱,能够做什么呢?”山子不服气地反驳道。

 

“我看我们也可以学学城里人,搞个野炊活动,大家看怎么样?”我提议道。

 

“可惜我们都没钱,怎么搞啊?”刘强有点心动,但也在钱上没办法。

 

“这个容易,靠山吃山。你们看,现在山上的桐籽成熟了,我们可以捡桐籽去买。”我指了指山中的桐籽树。

 

大家都认为这个办法不错,说干就干,在刘强的带领下,我们留下两个最小的看牛,剩下的立即窜进深山,去找大人们摘剩下的桐籽。找到桐籽树后,伙伴们似一只只灵活的猴子,桐籽挂的矮的,就爬上树去摘,挂的高的,就用竹尾巴去打。想着即将到来的野炊,伙伴们一个个都鼓足了劲,窜上窜下,忙得个不亦乐乎。



可惜,这些树都是大人们摘过的,所剩无己,一个下午忙将下来,就捡了个两三斤,一个个都垂头丧气的。这个主意是我想出来的,我就忙给大家打气,说:“明天是星期六,我们早点来放牛,到时往山中找远点,我就不相信大人们会摘得那么干净。”

 

“不错,”刘强同意了,“明天我们都早点来。”

 

第二天一放学,我们把牛赶到山中,立即在刘强的带领下,往深山中去寻桐籽。运气还不错,在一个背阳的小山凹里,找到了一棵大人没有摘过的小桐籽树。我们争先恐后地爬上树,摘起桐籽来,很快就把刘强带来的蛇皮袋裝满了,少说也有三四十斤重,小伙伴一个个都笑得咧开了嘴。


 

星期天没上学,我们等大人们都出去做事后,偷偷摸摸地背上桐籽上街去了。找到生资站后,三十多斤桐籽才换到四块钱,买米就花了二块五,剩下的一块五才能买到一斤半肉,哪里够吃,还有碗筷菜刀做饭菜的碗也要钱买,一个个都望着我这个提议者。

 

我说:“有米有肉就好了,刀和锅可以从家里拿嘛!”

 

这个好办,我拿,但我只能拿一个,刘强是大哥,还是很爽快的,“菜还是不够啊?”

 

“山上有野菜,摘点就行,更何况山涧中还有石鸡和螃蟹小鱼,去抓点也能加个菜。”

 

“对,碗筷就用竹子现做。”

 

“煮饭也不必用锅,用竹筒蒸应该可以。”

 

伙伴们七嘴八舌地出着主意,这不,问题一下就解决了。我们买好米和肉高兴地回到家,刘强偷偷地把米和肉带回家去保管。

 

可这一来,我们的野炊差点就泡了汤。刘强的意外表情引起了他爸的怀疑,没几句,刘强就把我们的全盘计划向他爸招了供。刘队长立即气势汹汹地来找我算帐,还好,我爸还算开明,最后我爸答应刘队长,和我们一起去野炊。

 

有了大人的参与,一切都顺利多了。我爸安排我和小伙伴们挖土垒灶,刘强带两个女孩子去摘野菜,山子也带两个男孩去捉螃蟹,我爸亲自去捉石鸡和小鱼。等我和小伙伴把灶垒好后,他们也都满载而归,我爸抓的两只石鸡可真大,足足有半斤多重,还有一尾小娃娃鱼。


 

开始做饭了,我爸用锯把竹子锯成两节一个,在其中一节上开个小口,放在水中冲洗干净,再把米放进去,淘好米后,把口封起来,放在灶边烧火来烤。十多分钟后,就传出阵阵的饭香。

 

两个小女孩当起了大厨,开始切肉炒菜。这时我们这些男孩子变得笨手笨脚的,只能做些洗野菜的事,其余的都交给我爸。菜炒好了,辣椒炒肉,清炒野菜,石鸡螃蟹娃娃鱼做汤。我们把菜盛在竹筒里,特别好看,真香。开饭了,我爸把竹筒饭打开,一颗颗白米饭又白又饱满,带着新鲜竹子的清香,真是好闻极了。



一切张罗好后,我爸说:“你们吃吧,我去给你们赶牛,吃完饭后,一起回家。”

 

“叔,您怎么不吃?”山子说。

 

“这是你们的劳动成果,我就不凑这个热闹了。”爸笑迷迷地边说边去赶。

 

这顿饭我们吃得开心极了,边吃边闹,你给我夹下菜,我给你喂口汤,那场面既是遍地狼迹,也是温罄感人。从那以后就再也没吃过那么香甜好吃的饭菜了。

 

我们吃完饭后,爸也把牛赶下来了。看我们吃完了,跟我们严肃地说:“小孩子在山里野炊太危险,下不为例。”

 

“为什么?”正在兴奋头上的我们被浇了一盆冷水,异口同声的问。

 

“没有大人在旁边看着,秋天的茅草一点着,引发了山火可不是小事,会坏大事的。”爸爸说,“记住没有。”

 

“记住了。”我们虽然不懂这其中的道理,还是都勉强答应了。

 

现在,当时的小伙伴们都天各一方,不知你们还记不记得这童年的野炊。



Copyright © 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