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

三官庙,最后的熊猫村庄!

楼主:蓝色生活 时间:2018-12-03 11:31:06




陕南自然村名前多冠有姓,如李家庄、赵家庄,反映本家族在此繁衍聚居;有以寺庙为村名,如龙头寺、三官庙;有以地理形势为村名,如丁家湾、徐家坡;沿大路两边的村子多称“驿”、“店”、“铺”,如马家店、青羊驿、十八里铺。



仙境三官庙


三官庙便是以寺庙为村名的。它原本只是秦岭里一条普通山谷的名字,相传山谷里有个回龙庙,庙里供奉着三座神像,分别掌管着天地水。因了大熊猫在此地分布密度之大、可遇见率之高,三官庙变得不普通起来,外界知名度很大。凡来佛坪考察观光采访大熊猫的科学家、作家、画家、记者、游客皆要来三官庙。



三官庙村原住民遗留的屋舍


这里是野生动物的伊甸园,热心于大熊猫保护事业者心目中的圣地;中国大熊猫分布密度最大、可遇见率最高的地区,曾拍摄到多只大熊猫聚群争偶交配育幼的珍贵视频资料,成功抢救刚刚睁眼的大熊猫幼仔“屏屏”,抢救放归大熊猫“庆庆”。熊猫“庆庆”更是有着特殊的意义:著名生态作家方敏就是在三官庙与“庆庆”的目光对视中找到创作灵感,创作完成了巨著《熊猫史诗》。



三官庙保护站


这里是秦岭里的世外桃源,怪不得向导老何念叨了整整一路。远离闹市,没有尘世的喧嚣,四周是青绿滴翠的秀峰峻岭,半腰升腾浮动着长长一带云雾,轻轻的,薄薄的,即将落山的夕阳给它镀上一层淡淡的粉红。突出的青山秀峰恰似一个个美丽少女披上霓彩轻纱,妩媚动人。



无处不是景


流经山谷的东河如一匹雪亮绸缎,溪流哗哗,清澈见底,吟唱生命的恬静与欢畅。河里游弋着悠然自在的鱼儿,还有大鲵,就是娃娃鱼,叫声如泣如诉。九户人家在谷底河边一字排开,长达三四公里,是全县最偏远的一个村民小组。他们充实而自足,纯洁而率性,顽强地生活在原始闭塞的“熊猫村庄”。


大熊猫影响着他们的生活方式,他们背负着野生动物屡屡伤人和糟蹋庄稼的痛苦,不能像其它地方一样搞基础设施建设,运输靠肩挑马驮,照明靠油灯蜡烛,子女上学走五十多里山路。



通向山外的小路


进出山要靠人扛马驮


居住的泥土房,以及里面的简陋摆设让人想到原始社会,房前屋后开垦的坡地围上一人多高的篱笆,那是用来阻挡野生动物入侵的。羚牛等动物多次伤人,而无人伤害它们。土地瘠薄,不能施用化肥农药,产量不高的玉米、洋芋、红薯、蔬菜还没成熟,野生动物就来糟蹋,收成损失不小。


养土蜂是一个经济来源,但很不稳定



把土蜂蜜背出大山


他们的一大收入来自向导费,一年为客人找熊猫能得到报酬五千元左右,也有收入一万多的,比如张安新、何庆贵受雇于中科院动物研究所,人家给开这个价,这样的机会却极少。当向导钻山体力消耗大,是年轻人的事,年龄一大跑不动。有几家养了马,把游客的行李从凉风垭驮进来再运出去,钱赚得辛苦,还不稳定。


村民何庆贵说,辛辛苦苦种下的庄稼,稍不留神,一夜间就让野生动物毁了。野猪喜欢“集体行动”,经常成群结伙出动,对庄稼地发起“扫荡”,经常趁着夜色进入玉米地,撞倒玉米秆挑选玉米棒子,碰到颗粒不饱满的不吃,见到好的啃几口扔掉。



村民张安新(右)与家人一起修补“防猪篱笆”


一夜间,一群野猪足以把几亩、几十亩庄稼糟蹋了。老何说,这几年野猪越来越多,最大一群二十多头。他们想尽办法,庄稼地外围上篱笆,地里插上穿着旧衣服的草人,夜里点火、吹号、敲锣、放鞭炮,吓唬野猪。这些手段使用多了,野猪就不怕了。去年秋天“猪害”才叫严重呢,它们成群结伙,横冲直撞,连吃带拱地,硬把他家玉米吃光了。


玉米棒子刚刚灌浆,野猪就来了。他们点上火把,拿着棍棒,牵着黄狗,敲起脸盆,大声吆喝,想吓跑它们。人靠近它们溜了,人前脚走开,它们后脚又来,和人玩起“捉迷藏”……“拉锯战”持续三个晚上,第四天晚上他们不去了,野猪吃光了玉米,转移到另一家地头。



村民赵仁勋拿着被野猪毁的玉米一脸无奈


野猪数量的疯长影响到大熊猫的生存环境。每年三至五月是大熊猫生长发育的关键期,它们需要采食大量的竹笋,数量庞大的野猪群与它们争食竹笋,吃一半扔一半,大量拱食毁坏。野猪筑窝时还会毁坏大量竹林,减少大熊猫采食范围。


老何说,野生动物毁掉庄稼,他们从没要求过赔偿。国家有这方面政策,可野生动物不是政府让来的,便觉得没有理由要政府赔,只好晚上多辛苦些轰着点儿就是了。



2015年4月何庆贵遇见滚滚在路边用餐


老何开始抽烟,浓重的烟雾包裹了他。沉默好久,他的情绪缓过来了。对于庄稼人来说,再苦悲的命运,再艰辛的生活,他们都默默地承受了。野猪吃光了今年地头的玉米,第二年还会种上玉米,不会让地荒着手闲着,大不了叹一声“俺命悲哩,摊上了野猪”,之后该干啥还干啥,这就是庄稼人!


生活清贫的他们热爱着这片土地,热爱着这里的一草一木,自觉成为保护大熊猫的主体,与动物保护工作者一样,承担着森林防火、野外巡护监测、反偷猎和抢救的繁重任务。据说,保护站一共抢救了十九只熊猫,十一只是村民发现的。



在这里经常遇见熊猫


一位大娘讲,一只熊猫迷了路,困在她家院中,老伴二话没说,上山砍了竹子招待这位稀客。熊猫临走时还回头望望,感谢主人的盛情款待呢。


祖祖辈辈生活在这里的人们,与大熊猫等野生动物和谐伴生,宁静而自足。这样的宁静终于在2004年打破了,村庄的躁动始于这么件事:中科院动物研究所与佛坪保护区联合建立大熊猫野外研究基地,陕西省政府决定将三官庙的村民搬离,根本上解决社区经济发展与自然资源保护的矛盾。熊猫村庄里的最后一批村民,面对命运的转机,把喜悦与落寞写在脸上。


2009年发现一只三个月大的熊猫幼崽


2009年发现的一只棕色大熊猫幼崽


村民们理解支持国家政策,有几户与保护区签订了协议,其余几户也愿意搬迁。移民完成后,三官庙河谷两岸的大熊猫栖息地将连成一片,生态也将得以彻底修复。何庆贵动情地说:“搬到通电、通水、通路、通电话的地方,我们当然高兴。可是人能搬走,大山却带不走,与熊猫的感情更是带不走……”


2016年三月又发现一只棕色熊猫


人类向大熊猫做出让步的时候,三官庙的村民却得牺牲自己的生活方式,离开祖祖辈辈生长于斯的家园,走向另一个陌生的地方。


向熊猫村庄里最后的村民致敬!



作者 | 佛坪籍作家白忠德,段落略有调整

图片 | 梁启慧、党高弟、何鑫、yahnwei等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