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

灭燹记:第十七章

楼主:荧川传奇 时间:2019-04-12 15:09:49



             十七、 别有洞天 


姚合明手忙脚乱从阿大肚里爬出来,长吁了一口气。回头看去,一条胖乎乎的长蛇通体发着绿色荧光,正躺在石上饶有兴味地看他呢。那没牙的血盆大口中,钟二先生正慢条斯理地整理着衣衫和长胡子,踱着方步。阿大大张着口,鼻子便在钟二先生身上蹭来蹭去。“饿了是吧?走这么远,也够你受的”,这才出来。

阿大伏在石上,身体陡然缩小了一半,眯着双眼吮吸着视肉,很享受的样子,双眼余光偶尔在姚合明身上一闪,然后迅速移到别的地方。


“他怎么忽然变小了?”姚合明问钟二先生,差点被自己的声音吓得跳起来。他的声音很大,大得一阵又一阵回声如海涛四面八方向他涌来。

钟二先生忍不住笑道:“小糊涂神,被你自己吓着了吧?这黄龙洞可不是一般的大喲。阿大有两个身体,一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是属于我和阿二的,你也已经享受过了。现在它不用载人啦,那肚子该藏起来啦。”钟二先生说了这么多话,他着意控制了语气,反而不似姚合明回声如潮。


“和你们三位老前辈在一道,真是太有趣了。”姚合明由衷赞叹道。“那么,卯乙和雍山两位老前辈在另外那个身体里,还没有出来?”这次他压低了声音,回声嗡嗡隆隆经久不绝。

“难得你小…你还记得我们。”卯乙先生尖细的声音又在阿大的鼻子上不绝如缕,“我们早就不耐烦闻那股馊味了。”阿大的鼻尖给卯乙先生传音术弄得不住颤动,吧嗒着嘴巴笑得眼睛眯成两条绿线。这声音尖细如弦,却没半点回音。

“是你这老怪物尽想些馊主意才惹出馊味儿来。”钟二先生怒道。


姚合明见他们又要起争执,叹道:“这黄龙洞到底是个什么样儿啊,可惜没有灯火,看不见。”

只听“哧”的一声,钟二先生射出一枚荧光弹,附着在洞顶某处,银白色的光芒照得洞里亮如白昼。这荧光弹原是地狱帮秘法炼制,钟二先生为救被困在冰隙中的阿大阿二想方设法偷学到手,为此,他甚至不惜背负东郭世家叛逆的名声,余生过着东躲西藏的生活。


这是一处可以容纳万人的大洞穴。洞里到处是各种奇形怪状的石柱,石笋,甚至还有石的瀑布。似乎是妖魔鬼怪布成的某种阵法,被天神瞬间凝固一般。很多地方在荧光弹映照之下竟然闪着五颜六色的光,似乎到了东海龙王的宝库,看得姚合明眼花瞭乱,心旷神怡。

趁姚合明观看洞中奇景的当儿,几个人吃着视肉,低声商量了一阵。钟二先生拍着姚合明的肩道:“这荧光弹快烧完了。我们得赶快找到出洞的路,你得打扮一番,免得露了形迹。”


离开易心书院之前,邱东洛已为姚合明准备了衣衫和干粮。痋术高手的易容术更是天下独步。顷刻间,姚合明就变成小商人模样,钟二先生则化装成随行挑夫。钟二先生掏出一个小竹筒,吹了一声口哨,一道诡异的黑色烟雾从阿大体内飘出来,绕着姚合明转了一圈,簌地钻入竹筒之内。钟二先生拧紧竹筒盖子,把竹筒放到怀中。与此同时,阿大也找到了出洞之处,它灵敏的鼻子找个出口真是太容易了。

出路就在洞里小河边两个石笋互缠之处,是条很狭窄的长满菖蒲和藤蔓的石缝,若不是阿大还真是万难寻觅,阿大已溜进阴河深处睡觉去了,除非钟二先生允许,它是不能随便出洞的。


姚合明兀自回头乱看,差点一头栽在河水之中。钟二先生右手一招,收回了荧光弹,其实,这荧光弹也就燃烧了十分之一模样。洞中刹时陷八入黑暗之中,两人脚步声在洞中回声之下,就如一串闷雷远远传了开去。

石缝中黑暗难行,著手之处有时滑溜溜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活物,脚下浅水中偶有冰凉的触手拉拽姚合明的双脚。这些对于刚从阿大肚子里钻出来的姚合明,已经不算什么。如此行了一盏茶时分,回声已渺,渐闻流水潺潺,忽见一线天光在不远处闪烁,姚合明这才看清,他们已经到了另一处洞穴之中。

这个洞比起刚才的黄龙洞,完全就是小巫见大巫的感觉。洞内杂草丛生,洞顶洞壁到处滴落冰凉水珠,辟里啪啦的声音,加上流水中偶尔传来婴儿哭泣般的叫声,也是十分瘆人。


“这是娃娃鱼。”钟二先生小声笑道。“这洞应该就是蟠龙寨附近的水鬼洞了。据说这里有非常可怕的蛇妖出没,那我就是这蛇妖的主人,呵呵。”

姚合明道:“阿大有时也到这儿换换口味是吗?难道它喜欢吃娃娃鱼。”

钟二先生道:“它偶尔吃一两个人的。不过,没我的示意,它是不吃的。它不喜欢娃娃鱼的叫声。”


姚合明听钟二先生若无其事地说着阿大吃人,心想这几个毕竟是江湖上第一邪魔外道的痋术异人,所作所为自然不能以常理推测,便岔开话题:“卯乙先生他们怎么还不见出来,他们要陪阿大吗?”

钟二先生长叹一声:“小姚呀,有时你真是糊涂得让我老…伤心欲绝。”

姚合明见钟二先生不似作假,讶异道:“难道他们倒是先出来了?”

“我也很是伤心。”一个尖细的声音道。

“我也一样。”另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道。


这两个声音,姚合明已经有非常深刻的印象,自然是卯乙先生和雍山居士了。

这两个声音,是从钟二先生挑着的两个竹箩里发出来的。这是苗疆挑夫常用的一种普通竹箩,容积不是太大,通常都用来装些细软家什。姚合明再精细,也决计想不到纵横天下的两大高手,竟降尊纡贵化装成货物让钟二先生挑着,而且,看自己的模样,应该是这货物的主人。


钟二先生正好找到渲泄之处:“谁让你们说话了?信不信把你们连人带箩抛到山下去?”两个竹箩盖子动了动,仿佛受了惊吓一般,哑了。

钟二先生转头对姚合明皮笑肉不笑道:“可怜我要挑着这俩杂碎走这么远的路,要不是为你,我会吗?待会儿出了洞上了路,你得神气些,我自然要低调些。这山上蟠龙寨的人眼光贼的很,莫要让他们看出破绽。”

姚合明笑道:“这里应该是你们苗疆的地界了吧?干嘛要这样大费周章呀。”

钟二先生道:“这可不比在阿大肚子里,这里人多眼杂,我们行踪一露,肯定会有人怀疑到你。你师傅那障眼法也就瞒得那些毛头小子。还旧疾复发,不亲眼目睹,鬼才相信。”

姚合明忙道:“我们易心书院,是决计没有师徒名分的,入门第一条,大家都是易道同学,只有入门先后之分…”


钟二先生不耐烦道:“你们那什么名门正派就是臭规矩多,尽做些表面文章,暗地里干些龌龊勾当以为人家不知道?就连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都有吃人不吐骨头的妖孽,我阿大吃两个没心没肺的,算个屁。我…一想到那事儿就来气,不说了,走吧。”呸的吐了一口唾沫。

姚合明听钟二先生这样大放厥词,涨红了脸待要分辩,钟二先生一把揪住他后领,说声得罪,左足如弓,右足如箭,已蹬在石壁之上,腰身一扭,只听耳边风声呼呼,已连人带担,飞出洞口。


正是午时,阳光普照,姚合明人在空中,游目四顾,看见水鬼洞口黑魆魆长着一棵半枯怪树,怪树之下怪石参差错落,直下两丈一条若隐若现的麻石路。钟二先生左肩挑着两人,右手抓着一人,刹那间落在路上,面不红气不喘。姚合明暗自心惊,原来听人说起江湖高手,尤其是五大奇侠掌故,说他们飞花摘叶,踏雪无痕,总认为是夸大其辞。现在亲身所历,亲眼所见,似是犹有过之。看来,世上奇人异士,也是肉体凡胎炼成。以前心中除了易道,便是易心书院护体罡劲,也是可有可无,那种心思,纯粹是井底之蛙夜郎自大。


因为这一番经历,姚合明方才深刻体会,邱东洛何以孜孜以求十多年如一日,因为他相信,人可以修炼成与天地同寿的剑仙。而自己浑浑噩噩,拘于一己之思,若是行走江湖,眼前这几个人随便弄上几只虫子,恐怕也毫无还手之力。这境界何以如此天差地远?一念及此,不禁面红心跳。

钟二先生见姚合明低头沉思,还以为自己手下劲力过重,使他不快,想说几句笑话儿逗姚合明开心。就在此时,只听几声惨叫自山上传来。仔细一听,正是山上蟠龙寨方向。

  

去年今日此门中

人面桃花相映红

《题都城南庄》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