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

漂在南昌 不得不说的租房事

楼主:平面设计大师 时间:2019-04-22 12:50:45

光辉岁月二手房

在南昌寻梦的你,还记得第一次租房在哪吗?是和别人分享一间房的床位,还是有自己空间的单间?相信每一个租过房的人,说起租房,都有很多话要说。

租房的日子踌躇满志,斗志昂扬,有失落、迷茫,也有喜悦和幸福。连日来,记者采访了几名租房者,听一听他们的故事。

故事1

住了10天 她选择仓促逃离

暑期实习时,21岁的小高在南昌红谷滩新区丰和中大道附近与人合租了一套房。看房时,她发现一室一厅的房子一共摆放了两张双层床,已有三人入住,其中也包括房东陈女士。

考虑到自己的经济能力和时间紧迫,小高签了合同,并缴纳了一个月的房租和两个月的押金。

但住了两天后,小高发现原本很友好的陈女士对待房客的态度并不好。有一天,小高下班回家打算做晚饭,结果发现厨房的电磁炉、电饭煲等厨具全都不见了。室友小方告诉小高,是陈女士将东西藏起来了,“租房合同里说明了提供这些厨具的。”后来,陈女士变本加厉,直接要求其中一名房客搬走,理由是对方在用洗衣机洗衣后,忘记将水管放回原位。

“如果都可以多一份包容和理解,氛围可以轻松一点,我也会继续租下去。”小高无奈地说,住了10天,她选择了仓促逃离,2个月的押金也一直讨要不回,只能自认倒霉。

故事2

房东随意进出 租客以为遭贼

为方便工作,刚毕业的小李通过网络平台在红谷滩新区某小区与人合租了一套两居室的房子。小李欠缺租房经验,在大致看过合同和房东身份证之后便匆匆签了约。但小李没想到的是,除了她与室友有钥匙外,房东手里还留了另一把钥匙。

直到9月份的一天,室友给还在加班的小李打电话,说是家里可能遭了贼。小李急匆匆回家,一番检查后却发现除电视机不见和自己的东西被翻动过之外,并未有其他异常。

小李随后拨通了房东的电话,房东称自己家里的电视机坏了,先拿过去用用。小李认为,这不仅仅是一台电视机的问题,而是侵犯了自己的隐私权,要求房东将另一把钥匙交给自己保管。但房东却认为,房子是她的,她有权利随时了解房子的使用情况,而且合同中并未说明不允许房东进出。对此,小李和室友哭笑不得。

故事3

互帮互助 租客和房东成朋友

说起租房,张先生有说不完的话。他说,从2010年大学毕业,到2016年搬进真正属于自己的新家,他租房7年,搬了5次家,先是合租,接着租一居室,然后租两居室,经历复杂。

合租时,都是年轻人,偶尔和室友一起做做饭,张先生觉得也挺不错。不过,有一点让他无奈,室友喜欢养宠物,“有时候客厅会有一股异味,又不好说,只能自己忍了。”

后来,谈了女朋友,张先生就租了一居室。“红谷滩的一居室租金都在1000元以上,没办法,只能到老城区去租。”张先生记得很清楚,是在环湖路的一个宿舍,一室一厅的房子,下水道的味道经常散不掉。

不过,能有属于自己的二人世界,张先生别提多高兴。“房东人很好,东西坏了会及时过来维修,有时也会托我帮他办点事,一来二往就成了朋友。”张先生说。

再后来,女朋友成了妻子,很快又怀上了小孩,家里人要来照顾,一居室肯定不够了,张先生就租了一套两居室。

“一个月租金就要1500元,好在一家人在一起了。”张先生说,搬家的过程是痛苦的,每一次搬家才会发现原来东西有这么多,“想扔又舍不得。”

故事4

最怕突然涨价 毕业三年后买房

王先生和吕女士是校园情侣,毕业后,两人在学校周围租了一间一室一厅的房子。毕业三年来,他们基本上没有怎么在外面吃饭,一心省钱,只为了早点买房。王先生学的是广告设计,本来工作就辛苦的他还接了很多小公司的活。吕女士开玩笑说他挣钱不要命,但大多数时间都会心疼他。

“最怕房东突然说要涨租金,涨一点点还能接受,动不动涨两三百元,我们肯定吃不消。”吕女士说,租房3年搬了两次家,总的来说房东还通情达理。

去年,一起毕业的同学都还过着“月光族”的日子,王先生和吕女士赶上了房价上涨前的最后一班车,付了首付,在学校周边买了一套房子。

“房子不大,但对我们来说,这就算在南昌安了家,扎下根了。”王先生说。

●小贴士

提高警惕明确权责 减少矛盾发生

对租客来说,租房时必须选择安全的渠道,最好通过知名、连锁的房屋中介公司租住房屋;面对“房东直租”“朋友介绍”“未到期转租”“特价狂甩”等关键词时,务必提高警惕;对租住的房屋一定要对房屋和房主的信息仔细核查,最好去不动产登记中心等单位查询房屋状况;在提交身份证等重要证件的复印件时,应在复印件上注明“租房专用”字样,规避风险。

租房时必须签订《房屋租赁合同》,租赁双方在租房过程中被骗应第一时间报警,并保存好相关证据。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