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

记者又去围堵张默了:媒体就是一桩卑鄙的生意

楼主:传媒圈 时间:2019-11-07 16:23:29

文丨从薇薇


1月的北京有多冷?对于这个问题,半夜苦等在海淀看守所外的各路媒体记者们恐怕最深有感触。


大冬天半夜这么拼,不为娃娃鱼,不为日料店,只因今天是张默出狱的日子。


张默是谁?你忘了媒体不能忘,明星儿子吸毒出狱,这事的剩余价值远没有压榨干净。1月27日,张默涉嫌容留他人吸毒一审被判6个月。由于张默是去年7月29日被羁押,羁押期已满半年,也就是说昨天刚刚被判刑,今天就可以出狱了,这速度快得也算是个小小的奇迹。


好冷啊,你冷吗?


不过再快也快不过嗅觉敏感反应灵敏的媒体。1月28日晚上11点左右,已经有大批媒体记者守候着海淀区看守所门口,迎接获释后的张默,看样子是打算围追堵截狂轰滥炸再问出点什么来,譬如看守所的生活怎么样?最大的狱中体会是什么?出来以后打算怎么重新做人?或是你觉得这样对得起爹妈对得起观众对得起社会么?就算问不出啥,拍几张刚获释时灰头土脸埋头躲闪镜头的照片也是蛮值的。(写到这里,我竟然能够迅速脑补出当时的情景:一身黑衣黑帽黑墨镜的张默在众记者的簇拥裹挟下低头不语艰难前行,也是被八卦新闻浸染久了吧。)


然而直到29日凌晨1点半左右,张默始终都未现身,几十人扑了个空。这一回,望穿铁门的不是张默而是媒体记者们了。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张默应该在1月28日获释,也有媒体报道称1月29日才刑满。(这么点事儿居然还能有两个版本,是要互相给竞争对手释放烟幕弹么?)早在28日下午,海淀检察院的相关微博“海检公诉二处”就曾发微博称:“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实际羁押一日(包括拘留逮捕在内所有时间)折抵刑期一日。”也就是说张默1月28日就释放了,不是传言的29日。众人纷纷猜测,张默或已于28日凌晨获释出狱。而据知情人透露,张默已经办理完出狱手续,确实离开看守所了。


说实话,作为一位新闻民工,我还是有点同情和理解这些同行们渴望独家新闻的心,为此他们耐得住寂寞受得了委屈。蹲点也似乎成了记者的必备技能,柯震东出狱时他们蹲点过,为此还大打出手,宁财神出狱时他们也蹲点过,还有黄海波、李代沫、房祖名……基本上明星蹲几次,记者差不多就要跟着“蹲”几次。何况他们最近刚刚因为蹲点等待一位歌星的去世而背负一篇骂名。


没拍到张默,自己先上个镜。


没遇到张默也好,要是遇到了没准又是一场冲突。最近一阵,似乎凡是记者搞围堵都会导致公众对记者的反感。娱记们有点瞧不起庞麦郎,不过庞麦郎的《滑板鞋》歌词倒是适合记者:“似魔鬼的步伐,摩擦,摩擦”。两周前因为记者蹲守姚贝娜女士去世引发的那场大摩擦言犹在耳。一方指责:你们么多记者蹲在手术室外面就等她死。另一方辩护称这什么世道啊,人人都觉得自己有踩记者十五秒钟的权利,人家记者不去蹲点行么?平时不是你们最爱看八卦么?最后又爆出记者偷拍逝者遗体的事情,满面口水一地鸡毛。实在不象话,新闻业的学者们又出来高大上地谈一番“新闻专业主义”——为啥你们这么不专业呢?因为你们没有新闻专业主义嘛。就好像说为啥你肚子饿呢,因为你没吃饭嘛。全是正确的废话。


说了这么多,人家记者拍拍身上的灰尘,哧溜一下又跑去蹲守张默了。还是那么“敬业”,还是那么执着,搞得我都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新闻专业主义了,合着你学院派有你学院派的专业主义,人家新闻民工有新闻民工的专业主义啊。


这次批评声少一点,毕竟张默活着好好的,吸毒这事正常人也不会去同情。不过专业主义批评还是要有的。有媒体评论称:“对于看守所门口‘苦等’张默们的记者,其新闻敏感和敬业精神用错了地方”,“公共资源都是有限的,容忍并无多少价值甚至有可能产生负面影响的新闻大量充斥媒体,显然是极大的资源浪费”,“徒耗公众时间与精力,让铁门无端付出物质和精神成本”,这么做是“走向媚俗甚至恶俗”!是“败坏甚至毒化社会风气”!


这批评听起来字正腔圆,不过有了姚贝娜事件的大背景大讨论,这样的批评就显得有些平淡甚至有点按部就班缺少与时俱进。媒体是公器那是教材上说的,或者是媒体人用来秀逼格时说的。在这个市场化无限扩张的时代,媒体早就是利益的私器了,私器资源怎么用他们门儿清呢。说白了,这就是一门生意,你不去守候姚贝娜不去守候张默别人去了你就漏新闻你就要失业,不去围堵那才叫浪费“资源”呢。


人又没出来,拍啥呢?


也许在看守所门口和在手术室里的人是同一拨吧,在人家眼里可是将逝去的将重新做人的都一样,眼球面前人人平等,充分体现了实际的“专业”精神和市场逻辑。


要说媒体人里面有没有监督权力监督资本的初心,我看当然是有的。不知道多少莘莘学子受到新闻专业主义的教育之后一腔热血投入媒体。但这份初心在媒体的混沌江湖里早就和利益、私心甚至恶意混杂在一起,难解难分,彼此拖累,虽然你一脸无辜不代表你懵懂。就说前几天南都记者暗访监督警方人员吃娃娃鱼这事,监督难道不应该吗?警察队伍里没有胡吃海喝乱搞的人需要监督吗?不需要的话那还要反腐做啥呢?但为什么这次监督却引起那么大反弹呢?因为公众对媒体的信任早已经被透支,不相信你是出于初心的人多了,认为你是别有用心去搞事的人多了,你谈再多的初心和新闻专业主义也没用。


中国传媒大学讲师张志华评论姚贝娜事件时候认为,“不论歌手、记者,还是观众,他们是(将是)各自领域的杜拉拉,在零合的职业升迁天梯中努力攀爬。这是时代病之一。真正的问题不在于伦理或专业主义的规约,而是什么样的动机和逻辑令媒体/记者因一位乳腺癌恶化的流行歌手而蹲守手术室,并进而发生后续因互撕而来的舆论事件?”想装做不知道这个事实是勉为其难的——媒体是一桩生意,甚至是一桩卑鄙的生意。当你有机会大谈专业主义的时候,大谈公共资源的时候,甚至大言不惭大谈要代理国家的时候,不要忘记,对于今天的媒体人来说,所有的相逢都是久别重逢,所有的错误都是明知故犯!


说回开头,这次空等几宿没拍到张默的记者大可不必着急,这次指责媒体浪费资源、用错敬业精神的也大可不必气恼,2月13日房祖名就要释放了,到时候再相约去蹲(si)点(bi)?媒体、大众、政府之间越来越世故越来越紧张的状况还能够撕到几时?


来源:观察者网

《传媒圈》微信自媒体平台,是一个领先的有关媒体、影视、广告、品牌、营销等相关领域的信息库和智慧库。每天受到超过10多万品质人士关注,年阅读量将超过三千万人次。

喜欢就关注:传媒圈 chuanmeiquanzi。希望交流,请加传媒圈个人微信号:cmq8848,将有机会参与线下活动。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