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明水产品销售交流组

绣花鞋不能对桌床头,特别是那个的时候,会有鬼压床,你知道为什么吗

楼主:牛阅读 时间:2019-11-08 15:12:04


我叫艾净,是被遗弃的孤儿,从小跟着法师艾老怪长大。

  叫他是法师,真是抬举他了。这老头就是顶着法师之名,四处招摇撞骗,蒙吃蒙喝的神棍而已。

  这天早上,艾老怪神神秘秘的带着我出了门,说是要干一票大的。

  一路颠簸,几经周折,我们到了赵家村事主赵小事家里。

  赵小四的家就在村头,院子前面是一片白茫茫的沙地。

  我们离院子还有几丈远,一股阴风呼啸而起。

  大热天的,我却背脊发寒,宛如掉进了冰窖一般。

  迎面走来一个穿一身白色盘扣开衫的男人,约摸三十来岁,一米八的个儿。我看向他时,他也刚好在看我,目光相遇,我赶紧地低下了头。

  好帅的一张脸!

  饱满的额头,英挺的鼻子。深隧而清澈的眼睛,那目光更似鹰一般的锐利,仿佛看了谁一眼,就能将人心里的小思想也洞悉得一干二净。

  一股淡淡的檀香飘散之后,他和我擦肩而过。

  我有片刻的愣神,坐了一天车,又累又饿,看了这美男,不但提神醒脑,连肚子饿也忘了。

  “好重的尸气!用檀香也盖不住……”艾老怪莫名其妙悄悄冒了一句。

  尸气?

  那明明是个大活人!

  除非……

  他是捞尸人。

  沱江上游的这条离恨河,有个水鬼湾。

  水鬼湾之所以叫水鬼湾,就是因为这里每年都会淹死好些人。

  有人专门以捞尸为职业,听说这种人天天和浮尸甚至是腐尸打交道,一身尸气,他们一般都会远离人群,过着独居的日子……

  我不禁回头看了看,突然就觉得那健硕的背影,宽大的白色衣衫在风里飘拂,显得孤独而神秘……

  “别看了!掉哈喇子了!”

  艾老怪拍了一下我的脑门儿。知女莫若父,他知道自己女儿的德性:这世上,唯美男和美食不可辜负……

  低下头,我却看到脚边有一个珠子手串。捡起来一看,暗红和黑色相间的珠身,花纹晶莹剔透,高贵典雅,像是玳瑁做成的。

  玳瑁是一种海龟,它的龟甲经过处理后做成小物件,是辟邪的圣物。

  这应该是刚才那个帅哥的东西,他戴这个,看来常和尸体打交道。

  现在他已经走远了,他的手串,我就先收起来,有机缘再还他吧!

  到了赵小四家门口,鞭炮纸屑漫空飞舞,好似无数幽灵欢快跳跃,很快笼罩了整个院子和房屋,阴气更盛,森森诡异。

  农村有个红白喜事,大家都会相互帮忙。

  但赵家院子连看稀奇的人都没有。偶尔路过院门口的村民,也是一脸惊恐,步履匆匆,跟生怕鬼追来了似的。

  我们进了院子,只见低矮的瓦房,院子里是用烂了几个大洞的床单搭的棚子,“龙凤呈祥”的花纹,特别的刺眼。

  棚子里架着一口刚漆成红色的大棺材。油漆滴在地上,还没干透。

  刚看到那口棺材,也不知怎么的,我就后背发冷,感觉到一股寒气袭来。

  赵小四听到动静,战战兢兢地出了屋,也许因为家里突然死了人,他害怕得连说话也吐字不清:“红衣浮尸杀人了!”

  尸体杀人?

  还真是语无伦次!

  艾老怪绷着脸,走进了“龙凤呈祥”的棚子,一把推开棺材盖子……

  这瞬间,一股更浓郁的阴气冲空而起。

  我只感觉后背发麻,脑门发冷,禁不住打了个冷颤,但还是被好奇心驱使往棺材里看了一眼。

  “啊!”

  我尖叫了一声,禁不住退后了一步。

  干了这行,什么样的死人没见过?但这女人的死状还是把我吓了一大跳。

  死者瞪着眼睛,眼球暴突,死灰色的瞳孔四周布满了血丝。大张着嘴,甚至吐出了她那惨白的舌头。双颊因为过度扭曲,整张脸已经严重变形了。

  艾老怪看了我一眼,示意叫我站一边去。

  这是小看我?不就是个死人吗?法师的女儿会怕死人?

  我稳了一下情绪,不但没滚一边去,还壮着胆子问了一句:“被吓死的?”

  “……你们看看那里……”

  赵小四满头大汗,咽了口涶沫,算是给自己打了一下气,这才走近了,指了指女人的腹部。

  他那苍白的手指一直在抖个不停。

  艾老怪掀起女人的黑色寿衣,她肚子上一个大洞便赫然于眼前。

  那创口,非常不规则,不像是被刀剖开的,皮肉撕裂,血淋淋的皮下组织外翻,倒像是被什么奇形怪状的东西直接戳进她的腹部,然后又将里面的东西强拉了出来……

  她衣服下面露出了一截类似于小肠的东西。

  肠子都被扯出来了?

  这伤人的是什么东西,居然这么狠?

  艾老怪拈起那截“肠子”看了一眼,我这才发现,原来那不是肠子,是脐带。

  孩子呢?

  艾老怪疑惑地看了赵小四一眼。

  赵小四指了指女人身边的一个黑色布包。

  艾老怪打开布包,一个死婴便出现在我们面前。

  死婴身上的血渍和羊水,现在已经半干了,将布料粘贴在身上。孩子个儿不小,是个大胖小子,脸上还带若有似无的笑意。

  可怜的小家伙,估计还在妈妈肚子里酣睡,就这样被生生的被扯了出来。

  艾老怪将死婴身上的布料轻轻扯下,小家伙的胸口也有一个大洞:“果然!心脏被掏了!”

  胎心被掏了!

  难道……

  我记得在一本旧得发脆的线装书里看到过,有一种恶灵,喜欢吃胎心……

  以前把那本书就当鬼故事看了,难道这世上还真有恶灵?

  艾老怪一脸冷肃:“没想到这东西又出来了!”

  赵小四一听,腿一软,一屁股就坐在地上了。

  紧接着,他的裤子就湿了,身下也湿了一大片……

  杀人手段如此凶残,将活人肚子戳穿,扯出胎儿,直接取走了孩子的心脏……

  这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艾老怪直接往外走,我赶紧跟了出去。

赵小四踉跄着追了出来说他女人就是在家里死的。

  艾老怪站在院子外面的沙地里,皱着眉头:“难怪这里熬气这么重!”

  我还没明白过来,艾老怪目光锐利地看向赵小四,那家伙居然心虚似的后退了一步。

  “说吧,你干了什么缺德事?”

  赵小四腿一软,又瘫坐在地上,但却一言不发。

  不说是吧?

  艾老怪拉着我就走。

  赵小四慌了,连滚带爬地过来,抱着艾老怪的大腿。

  他带着哭腔:“赵二爷说了,苏傲然不肯管我,就只有艾老怪能救我了……”

  苏傲然?谁呀?

  还有那个什么赵二爷,啥时候被艾老怪给蒙了?

  艾老怪只是看着他,目光冷厉。

  我从来没见老怪物这样过。

  艾老怪并不是个严肃的人。

  赵小四低下头,吞吞吐吐地说了事情始末。

  赵小四是个打渔的,他心想着老婆还有一个多月就要临盆了,得存点钱。今天他起了个大早。

  船在离恨河的水鬼湾转了一大圈才快天亮。这水鬼湾是这里有名的阴邪之地,但他却这么早就来这里捕鱼,也算是够胆大的了。

  他说水鬼湾是个回水湾,水里藏着好东西。他去年这个季节在这里就弄到过娃娃鱼。这玩艺儿,野生的,很值钱。

  今天到现在还一无所获,正在心里骂娘,他看到前面不远处有个黑色的东西在游荡。

  天色还早,也看不清那是什么,反正看它晃晃悠悠的,赵小四估计那是条大鱼的背。

  赶紧将船开了过去,看清了那东西,赵小四吓得差点没摔河里去。原来,河面飘荡的是一簇人发。

  难道有人淹死了?

  情绪稍稳之后,他将船开近了一点,坐下来看那具尸体。

  好像是个女的,还穿着一身红衣裳。

  不对啊,在离恨河讨生活半辈子了,赵小四也不知道见过多少死尸。淹死的人尸体要么沉下去,要么浮上来,那可都是横着的。可这一具尸体,怎么是脚朝下头朝上,竖直地站在水里?

  而且河水不深不浅,刚刚淹过头顶。

  前几天,离恨河上游有人淹死了,被冲到水鬼湾。赵小四亲眼见捞尸人苏傲然用个破木船,将尸体拖上岸,不到一袋烟工夫,就得了两万的报酬。

  两万啊,当时赵小四就眼红得不行。现在他看着这女尸,穿的衣服布料好像挺好的,估计她生前也应该是个有钱人。

  这简直就是老天给他赵小四的一个机会,发大财的机会!

  赵小四在船舱拿了绳子,将红衣女尸拦腰一绑,开动马达,但船却不动。

  没想到这瘦瘦的个女尸还这么沉!

  赵小四再看看那尸体,发现红衣女尸脖子上带了串黑珠子,是什么材质他也不懂。但心里想着她穿得这么好,也应该不会像他女人似的,在地摊上买串塑料珠子戴吧?

  赵小四本就见钱眼开,现在见了这可能值大钱的东西,一高兴就忘了形。他猴急地先取下了那串黑珠子。

  坏了!

  听赵小四说到这里,我就预感到会出大事。

  我看过艾老怪那些线装书,好像哪一本里有过记载,那串黑珠子应该是用百年菩提子,在如来神像前浸了一百年灯油,才做成的镇邪之物。

  相当于给邪祟的一个封印吧。

  赵小四居然把这串珠子给取了,将船的马达开到最大,这一次,女尸被拖动了。

  一路畅通无阻。

  赵小四将女尸弄上岸才发现,这女尸长得可真漂亮。去解她腰上的绳子时,赵小四从她的领口看到她脖子以下,她的皮肤没有被泡胀,反而白里透红带着弹性。

  目光鬼使神差地就游离到女尸胸前。圆润而挺拔……

  赵小四居然动了歪心思,他将手伸进了那红色的衣服里……

  一阵阴风拂过,赵小四有点冷。

  看着女尸的脸,越看越觉得她好像发怒了。揉了揉眼睛,赵小四再看,她很平静地躺着。

  他确信自己刚才是眼花了。

  赵小四因为无知,所以胆大,扛着女尸回家了,将她放在院外的沙地上。在家里拿了床破席子一盖,他就打算坐等女尸的家人来领尸给钱了。

  溺死的人如果站在河里,这是一种恶煞,这赵小四还把她背回家,还真是活腻了!

  可赵小四自个儿没事,他刚忙活完,他女人在屋里突然嚷着头痛,杀猪似的叫。

  这女人一直病多,赵小四也没多想,估摸着现在已经差不多八九点了,乡村医生也应该上班了,他就去村医疗室给女人买药。

  临走,他还带上了塑料酒壶。

  要发横财了,怎么着也要喝一杯。

  等赵小四买了药,打了酒,慢悠悠地回来,发现女尸不见了。从沙地到院子的路上,有一点点的血迹,还没干呢,发着腥臭……

  跑进了院子,赵小四发现女人躺在房门口,她肚子上有个大洞。

  女人刚咽气,身上还是热的。而她的孩子,就在她的脚边……

  听了赵小四的话,我吓得汗毛直立。

  女尸不见了?

  难道她自己爬起来跑了?

  我一直看着艾老怪。

  他明白我的意思,狠狠拍了一下我的脑门。

  “这次是真东西!”

 算了吧!

  这艾老怪的演技真是见涨了,不过,我是他闺女,他有必要在我面前演吗?

  正在这时,身后响起一阵爽朗的笑声。我回头,看到有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进了院子。

  男人微胖,红光满面。

  他一进院子,赵小四就低头哈腰的迎了上去。

  我听到赵小四叫了一声“赵二爷”,随后又低咕了一句什么,赵二爷没理他,连个交换眼神没有。

  赵二爷颇江湖地朝艾老怪拱了拱手,依旧爽朗地笑着,他叫艾老怪“艾兄”。

  艾老怪也朝他拱了拱手,脸色却并没有好多少。

  赵二爷的笑容就有点尴尬了。不过他还是点着头:“艾兄,这赵小四家能住人吗?我是来请你们到我家去的。”

  见艾老怪那脸色,我以为他会推辞,谁知道他竟很爽快地答应了,还冒出了一句我没能听懂的话:“好啊,反正那红衣女人,也是你老相识。”

  赵二爷摸着自己的板寸头,咧嘴笑。

  到了赵二爷家,我才知道他估摸着是赵家村最有钱的。房子是三层小别墅,在这大多数还是小砖瓦房的村子里,显得特别的招摇。

  他家院门口有一对铜狮子,还有八卦镜。围墙比一般人家的要高,估计得有两人高。

  总之给人一种戒备森严的感觉。

  我们刚坐下,赵二爷就叫他女人赶快上菜,说我们大老远的,应该也饿了。

  赵二爷的女人估计只有四十岁左右,人很漂亮,说话也温言细语的。

  饭菜上来了,这一天下来,还真饿了,看看菜品挺丰盛,鸡鸭鱼肉,河虾都有了。我也没管那么多,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直接开吃。

  赵二爷看了我一眼,问艾老怪:“在哪拐的小丫头?我看着怎么觉得有点面熟?”

  艾老怪淡淡地回答:“我闺女,亲闺女。”

  赵二爷马上竖起拇指,说难怪我这么漂亮,长得像艾老怪。

  跑江湖什么人没见过,我连笑他都没空。

  不过,赵二爷那女人话不多,厨艺还挺不错的。

  吃饱喝足以后,艾老怪叫我早点去睡,说是明天一大早要去水鬼湾。

  赵二爷一听,挺高兴的,好像水鬼湾那位和他有仇似的。

  他给艾老怪道谢。

  艾老怪依旧不冷不热,似是自言自语:“只是她身上的封印已经被赵小四那混蛋无意中给破坏了,不知道她还会不会回水鬼湾?”

  “会回去的吧?必竟水鬼湾是她老巢……”想了想,赵二爷吞吞吐吐地问:“要不要……叫上……苏傲然?”

  来这一天,已经是第二次听到苏傲然这个名字了。

  我正想问苏傲然是哪根葱,艾老怪轻蔑的一笑:“那个外地来的捞尸人?那小子不厚道,这种人不打交道也好!”

  赵二爷讪笑着不说话。

  看他欲言又止的样子,应该是他先找那个苏傲然管了这事,后来又找艾老怪。现在估计心里也不知道该信谁吧?

  就在这时候,却突停电了,整栋别墅顿时陷入一片黑暗之中。我们都怔住了,这时候灯全灭了,都觉得有点邪性。

  “邻村儿农网改造,停电是常事。”

  说话的是赵二爷的女人。

  可我怎么突然感觉背后突然阴风阵阵?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对邪祟的磁场特别敏感,离得老远,我也能感觉到它们的存在。

  借着阳台上月光皎洁,我跑了出去,看到在围墙外面有个白色的影子。

  “那是谁?”

  我一问,赵二爷和艾老怪都跑了出来。

  赵二爷顿了一下:“是苏苏傲然……”

  那个捞尸人?

  他来这里干什么?

  我正在疑惑,灯亮了,借着别墅的路灯,我看清了他的脸。

  是他,玳瑁手串的主人!

  “喂!苏傲然!”

  我打算把东西还给他,挥着手在阳台上鬼叫。

  苏傲然却只是看了我一眼,转身就走,压根儿没打算理我。

  装高冷是吧?

  我把赵二爷家阳台的不锈钢栏杆狠狠地拍了一巴掌!

  苏傲然,你会求我的!

  先不说这串玳瑁手串看成色本就值钱,他一个捞尸人,戴这东西也是图个心安吧?

  苏傲然,等你发现把辟邪护身符丢了,我看你还不食不知味,睡不安寝!

  “艾净,你该睡觉了!”

  我想找机会叫艾老怪收手的,自认这世上,就我最清楚我这老爸的斤两。真要去捉鬼,估计他会熊了。

  谁知他吩咐我早点睡以后,自己就去睡了。

  我也只好去睡觉。

  赵二爷的漂亮女人领我去房间。路过楼梯间的时候,我感觉到一阵阴风袭来,突然就头昏。

  躺床上,我马上就困得不行,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我做了一个梦,一个留着齐肩发的女人,一身白底蓝花的碎花裙子。

  她在楼梯间的转角看着我笑。

  那笑容很亲切,亲切得让你忍不住想跑过去和她套近乎。

  我好像在哪里见过她?

  梦醒后,我在想她是谁。

  不会是那个什么红衣女鬼吧?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




朋友 图片 表情 草稿箱
请遵守社区公约言论规则,不得违反国家法律法规